微信用户超过10亿,也要不忘初心

中少在线

2018-08-18

越来越开放的鲜明态度与政策布局,将为改革带来更多新鲜的空气和助推力,以开放力量促进内生动力成长。

因此,一个月内连续引入4名高管,或许是联想对移动业务“清零”后,“重启”的信号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联想移动发生“巨震”,杨元庆有意亲自操刀,从人事、架构上调整,引入渠道资源。可要在中国市场真正翻身,仅依仗渠道,恐怕还远远不够。  一个月内引入四位高管  重新发力运营商渠道  在其他手机厂商想尽办法减少对运营商渠道依赖之时,联想移动开始加速对运营商资源的引入,接连空降三位相关背景的高管。

据了解,阿依加玛丽的合作社还带动周边3个乡镇的80多名妇女就业,她们的收入平均每月1000元左右。几乎同时,政府为阿依加玛丽家盖的安居富民房也建好了。一系列的变化,让阿依加玛丽全家的生活越来越有起色。

他最近的一个旅行目的地是中国。就在比尔·盖茨启程访华前几天,记者在位于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的盖茨基金会总部对他进行了专访。

早王朝前期(约公元前2900—前2750年),两河流域与阿富汗的青金石贸易暂时中断,仅有这一时期的基什遗址出土了少量青金石念珠。大概在早王朝中期(约公元前2750—前2600年)即乌鲁克第一王朝时期,青金石贸易才得以恢复。

  %受访者遭遇过App账号注销难  %受访者建议处罚限制用户注销账号的行为  工信部早已出台规定,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为用户提供注销号码或账号的服务。

但现实中,网友却频频遭遇App账号注销难的问题。

近日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%的受访者遇到过App账号难注销的情况,%的受访者担心App账号注销难导致账号被盗用。

对于“App注册容易注销难”现象,%的受访者认为这侵犯了用户自主选择和注销应用的权利。   在北京某事业单位工作的张朝(化名)前段时间想注销某社交应用的账号,他在应用界面上找了半天才发现了注销选项,但所列出的7个条件让他觉得注销账号十分困难,“既得是在经常登录的设备上注销,还得解绑与其他应用平台的关联,有的条件很难达到”。

无奈之下,张朝放弃了注销App账号。

  今年刚大学毕业的洛峰(化名)曾想在一款App上注销账号,但他点开了页面所有选项也没有发现注销的按钮,最后问人工客服,得到的答复是“暂时没有注销的功能”。   调查显示,%的受访者想注销长期不用的App账号,%的受访者遇到过App账号难注销的情况。 具体来说,%的受访者在注销App账号时遇到过不能自助注销,需要通过人工客服的情况,%的受访者指出App账号注销过程繁琐,等待时间长,%的受访者注销App账号时被要求提供身份证等个人证件信息。

受访者在注销App账号时遇到的其他问题还有:没有注销功能(%)、需要一段时间无使用记录才可注销(%)和需要解除与其他平台的绑定才可注销(%)等。

  “对于软件开发者来说,流量和用户数量非常重要,这会影响他们的广告投入和盈利,所以他们会想方设法留住用户,要不就不提供注销的选项,要不就设置很多条件。 ”洛峰担心,注册软件时留下的信息如果不能彻底注销,会存在信息泄露的风险。

  调查中,对于App账号注销难导致的风险,%的受访者担心账号盗用,产生不良消费行为记录,%的受访者担心用户个人信息被泄露,%的受访者担心频繁被商家推送信息骚扰,%的受访者担心造成个人财产损失,%的受访者担心账号信息被商家用来牟利。   对于“App注册容易注销难”现象,调查中,%的受访者直言这侵犯了用户自主选择权,%的受访者认为平台这样做是为了尽可能留住用户,%的受访者觉得平台是为了营造出用户数量众多的假象,%的受访者认为平台在软件开发阶段考虑不周,没有设计注销功能。

  “软件注册越来越容易,输入手机号再填个验证码,分分钟就注册完成了,但注销时却设置层层关卡,明摆着就是不想让用户注销。

”在上海某公司做商务拓展的苗宇(化名)觉得,App账号注销难本质上和“强买强卖”一样,很不合理。   解决App账号注销难问题,%的受访者建议加大对限制用户注销账号行为的处罚力度,%的受访者建议建立举报投诉机制,%的受访者建议明确应用软件注销流程及规范,%的受访者提醒用户谨慎选择注册软件。   洛峰希望明确App注销的规则,对于不符合规定的情况,要提供投诉举报渠道并保证能切实解决问题。   张朝认为,虽然对于软件开发者来说需要增强用户黏性,但是要采取合理的手段,“网络平台不能成为法外之地,要加大监督和处罚力度,提高违规的成本”。   苗宇觉得,用户注册App时要多留意,“我经常看到有的平台为了扩大用户规模,搞一些注册就返利的活动,用户要谨慎对待”。

  受访者中,00后占%,90后占%,80后占%,70后占%,60后占%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孙山来源:中国青年报。